相关文章

腾格里沙漠污染调查:污水直排蒸发池可腐蚀轮胎

  腾格里工业园,地处腾格里沙漠东南,十多年来几经变迁,目前已升级为经济技术开发区。以硫化碱项目为主的精细化工产业链为当地GDP贡献颇多,曾受到当地政府全力扶持。但大量污水被直接引入沙漠腹地的蒸发池,至少已经污染了附近腾格里沙漠十年。

  大漠黄沙,是很多人对沙漠的第一印象。在腾格里沙漠南端的格里斯苏木(相当于镇级行政级别),不仅有数不清的沙丘,也有风光旖旎的通湖草原,去年游客人数接近整个苏木人口的200倍。

  从通湖草原沿着751县道向北不到7公里,原本金黄色的沙子逐渐色彩黯淡,沙丘中是大面积介于黑色和褐色之间的斑块,一股强烈的硫化物气体恶臭让人眩晕。

  四个蒸发池依次排开 恶臭扑鼻

  内蒙古自治区腾格里格里斯苏木,是阿拉善盟最南端的一个小城镇,行政区域2600多平方公里,人口1200余人,靠近宁夏中卫,两者直线距离仅20公里。随着中卫市周边化工企业增多,1999年开始,在751县道东侧苦碱滩地中陆续有企业落户。

  “从当年的精细化工园区成立到2009年,园区就没有污水处理能力,各厂工业污水废水废液,都是直排进沙漠里,连预处理都没有。2009年到2012年,园区里的污水大部分也都是排进蒸发池。”

  阿拉善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环境保护和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一官员透露说,该局是今年1月1日才成立的。此前园区环境治理,由管委会统一管理。

  9月9日,华商报记者依靠卫星地图和当地司机帮助,经过一个多小时才找到工业园北侧一条通往沙漠深处的便道。顺小路向东进入沙漠约3公里,沙丘后突然闪现一块巨大的开阔地,黄沙、黑水对比强烈,十分震撼。

  一打开车门,一股刺鼻恶臭顺风直扑过来,令人无法呼吸。钻回车,可刺鼻味道已瞬间灌满车厢,戴上口罩后也只能勉强呼吸。

  四个蒸发池由南向北依次排开,长约二三百米,宽度超一百米,两米多深。利用GPS定位,地理显示北纬37°38′03″东经105°01′52″,海拔为1305米,明显高于南面不远的黄河河道水面。

  站在池外的一位中年男子用上衣捂着鼻子,他是在此地施工的工人乔武虎。“最南面的是一号池,最北是四号池,那个还没用。”49岁的乔武虎来自乌兰察布市,他和工友们8月1日正式进场作业。

  乔武虎说,刚进来时前三个蒸发池里都是黑色液体,“半米多厚,上面是污水,下面是黏糊糊的底泥。我们把一号和三号池子里的水抽到2号池,目前正处理一号池的底泥,主要是往里面投熟石灰,用工程铲车搅拌堆起来,中和一下。”

  “腐蚀性很吓人,连车胎都被腐蚀了”

  乔武虎用衣服遮住口鼻,走到蒸发池西侧。当天正刮西风,“上风头味道能轻点”。因为按工作量结算工程款,乔武虎对三个需要处理的蒸发池数据很熟悉。“每个250米长,180米宽。这里蒸发量大,现在三个池子剩下的液体也就不到5万方的样子。”

  五辆工程铲车正在池内作业,先将熟石灰铲进池里,再推撒,让底泥和熟石灰反应,降低高度浓酸废液和底泥的酸度,最后隔一段距离推成一堆。现场的人谁都说不清底泥的具体成分,只是和熟石灰反应后,有的变成褐色,有的变橘黄色,更多的是黑色。

  “都是化工厂排来的,很脏。我们司机在里面干活儿20多分钟要出来缓一缓。虽然戴着防毒面具,但味道还是太大,熏得实在受不了。”乔武虎说,工人们一天工资200元左右。

  几位出池子喘气的司机说,池里的液体和底泥“腐蚀性很吓人,连车胎都被腐蚀了,手套衣服不小心沾上也会变色”。

  “这个活儿不好干,钱不好挣呀。”乔武虎希望这些处理过的底泥赶紧固化,但污泥随后运到哪里、怎么处理他也不知道。他的工作只是维修开裂的蒸发池池底和部分脱落的池壁。至于蒸发池是否发生下渗,他们不管。

  华商报记者现场看到,一号池的部分池壁已因腐蚀坍塌,露出被蚀烂的隔渗布,隔渗布后面的墙体也腐蚀严重。

  在未使用的四号蒸发池里,有个一米见方的破坏孔,可以清晰看到池底构造。最下面是两层工业用吸附布预铺在黄沙上,两者间还有一层黑色防渗布状物。在这些防渗结构上面是一层约20厘米厚的钢筋水泥覆盖层。虽未投入使用,但四号池池底已有多处裂纹,个别接缝处也有隆起和破碎。

  四个蒸发池在2009年至2012年间先后建成。在阿拉善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采访时,该区环保安监局监测站主任阿拉德尔图介绍,四个池子除防渗处理外,周围还建有五个观测井。“定期巡查和测量各个观测井里的地下水,我们暂未发现有渗透。”

  按照最初设计,腾格里工业园区的众多化工厂废水,未经过任何处理,均会通过地下管道直排蒸发池,汇集于此。蒸发池边的排污口至今清晰可见,顺着蒸发池南行,沙漠里很容易发现排污管道,这些直径至少30厘米的厚实PE管,有些已被锯断,彻底废弃。

  如此“优惠”招商:化工厂不管污水废液

  当地牧民证实,自从这些蒸发池建成后,就少见化工厂向沙漠直排污水了。

  开发区一位官员向华商报记者坦承,“工业园的排污治污问题由来已久,因为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导致环保欠债多、综合治理难。”他证实腾格里工业园近十年时间里,园区管理方和企业都知道当地没有处理能力,“你说这十年的废水,都排到哪里去了?”

  1999年成立的腾格里精细化工园区(现称腾格里工业园区),曾吸引了数十家东部化工企业来此投资建厂,主要以硫化碱项目为主。这些高污染企业每年生产上万吨的硫化碱、对氨基苯甲醚和邻苯二胺以及硫化染料和硫代硫酸钠等。

  “作为招商引资的优惠条件,园区帮助各家企业处理污水废液,这个政策很有竞争力,因为对化工企业来说,排污和污水处理投入很大,如果少了这笔投入,就相当于生产成本大幅降低。”目前已搬离的一家化工厂负责人说,“蒸发池使用之前,只能向沙漠里直排,不直排也没有地方运。大家都是知道的。”

  华商报记者获得了一份《污水处理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里面有关污水处理工程建设概况中明确写道:

  “园区内现没有任何污水处理设施,大量废水未经处理直接超标排放到周边的低洼地,对园区及周边地区地表及地下水造成严重污染。据统计,园区内年产工业污水总量已达520000吨。”

  这份报告书完成于2008年5月22日,最后写道“本项目的建设是非常必要的。”

  数万吨污染物如何处理成难题

  或许是这份环评报告的作用,次年该园区开始陆续建设上述四个蒸发池。在此期间,腾格里污水厂也开始立项建设,原计划一年多投入使用,因资金和技术影响,2013年才正式运营。但2012年底,园区全面污染整顿开始,15家企业彻底停产搬迁,目前这个污水处理厂效能极低,每月接收的工业污水不足百吨。

  开发区环保安监局局长马巴雅尔证实说,自2013年3月22日园区内化工企业全面停产,此后没有工业污水产生。马巴雅尔此前因对媒体称“拿人格担保,2013年3月22日之后没有一滴污水进入蒸发池”,引发广泛质疑。他的同事很同情这位陷入舆论漩涡的局长,“因为这些遗留污染物很难处理”。

  至于蒸发池里留存的数万吨污染物,该开发区管委会已和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建立合作,由后者提出治理方案。该研究所目前已拿出初步方案,先期使用晾晒蒸发办法,先清淤置换,填熟石灰干燥固化池泥,修补蒸发池,再对池泥等进行无害化处理。整顿和无害处置时间表目前尚无法确定。开发区管委会负责人陈占云介绍说,蒸发池处理完毕后,将改为冬储夏灌中水库。

  “问题已经出来了,为了当地的长远发展,这次整治除了遗留物,还包括污水处理厂和企业的环保设施。”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委员、党群部部长孟兆军说。

  国家环保部副部长翟青和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已在9月10日赴当地调查,当地已开始和园区内众多化工企业签订搬迁补偿协议,随后对各厂区进行土壤和浅层地下水检测,进行风险评估和生态修复。

  化工厂向沙漠直排曾经是当地常态

  腾格里工业园区向南不到20公里,就进入宁夏中卫市,紧靠两区交界处有家名为“宁夏明盛染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盛染化)的化工企业。作为国内印染业还原物最大的生产厂家,其老厂区本月初被中卫市政府宣布永久性关闭。

  “因为企业非法排污,市政府已对该公司下达厂区永久性关闭通知,不存在整改恢复生产的情况,他们新厂区已经在美利园工业区开工建设,环保设施投入很大。”中卫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袁海清说。

  明盛染化1997年建厂,企业主为江苏人,产品以染料原料为主。当地政府网站上说,该公司因生产工艺老加之环保设施欠缺,“污水很长时间都是漫无边际直接排放,2004年后才改用中和法处理。”

  紧靠751县道的明盛染化,如今大门紧闭。“厂区后面正在处理高度浓酸废液,味道很大也危险,外人根本进不去。”

  在沙漠里绕行,可靠近明盛染化的后院。原本开放的后院直接建在沙漠中,只是一圈铁丝网将外人挡在外面。一位巡逻的工人自称是江苏南通人,此前一直在厂里工作。“你们不要看了,不要拍照片,厂子都关闭了,有什么看的。”在后院中间有一块由黑水和黑渣组成的区域,四周用就地取材的沙子围拢,面积至少十几亩大。

  站在高处沙丘,可以看见大片黑水黑渣直接排放在沙漠低洼处,并无隔离设置。“厂子里叫蒸发池,工业污水直接排在后院,上面蒸发下面渗,从建厂到现在一直这样,但具体污染程度还有待官方检测数据”,一名志愿者说。

  多年来,国内多家环保志愿者组织一直跟踪关注腾格里沙漠的化工企业污染,“直排是常态,只是近期才得到重视”。虽说目前已关停多家企业,但此前多年直排形成的严重污染如何整治,让他们感到忧虑。

  怎么办?总不能把沙子掏出来全洗一遍吧

  “当时选址,就是考虑沙漠地带,周围人口稀少。”中卫市政府副秘书长张冠华说,明盛染化原厂的环境测评一直在做。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靠近化工园区的沙漠形态已有明显变化,一些低洼地带,拨去浮沙立即显现出紫色或者黑褐色沙子。“化工企业的废水废渣,含有高浓度酸性液体,很可能已经渗入地下,此前有环保组织检验地下水,发现酚类超标400多倍,但没有得到当地政府的承认和重视。”曾多次参与腾格里沙漠环境污染监测的志愿者任先生,最近正在联络其他志愿者组织,希望获得更为权威的地下水污染数据。

  “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有害物质进入地下水,或者渗透蔓延。沙漠污染是最难整治和恢复的,有毒的化工液体已经下沉,再想从沙漠中拿出来,似乎还没有办法做到。”

  阿拉善地区和中卫市环保部门,对沙漠污染的综合治理尚无明确的措施。“没办法,总不能把沙子掏出来全洗一遍吧,现在还没有办法评估这些污染的深远影响。现在整治有点晚了,对将来可能的环境报复,实在不敢想。”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环保官员说。

  此前官方曾有检察院介入追责的说法,但最近几天一直没有下文。“地方领导都换了几届了,追责也很麻烦,更麻烦的是我们现在怎么办,毕竟污染已经产生。”